資訊列表頁頂部通欄廣告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資訊國際資訊正文
熱哭 當代藝術如何拯救變暖的地球
2個月前    中國美術報    浏覽數:753

 無獨有偶,7月11日,藝術家奧拉維爾·埃利亞松的回顧展“現實生活之中”(In Real Life)在泰特現代藝術博物館開幕。埃利亞松曾經“把太陽帶進了”泰特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渦輪大廳,而在此次展覽上,他再一次把彩虹等自然現象引入了泰特的展覽空間,探讨藝術家對人類社會和自然環境關系的深刻認識。埃利亞松在2003年的藝術計劃“天氣項目”(Weather Project)就曾經在泰特現代藝術博物館引起巨大的轟動效應。2018年,他更是把格陵蘭島的巨大冰塊帶到了倫敦,為所有看着它們靜靜融化的人們帶來了強烈的心靈震撼。

 從今年威尼斯雙年展出現的環保趨勢和埃利亞松這位超一流藝術家的創作來看,當代藝術界正在發生令人驚喜的轉變。藝術家們的“缪斯”從人物、風景轉化為理性和哲學,再轉變為政治與社會,現在落到了人類的共同命運——生态與環境保護之上,這是當代藝術家們的集體自覺,更是時代賦予的責任。那麼這種轉變是如何發生的呢?

 哲學家托馬斯·貝裡(Thomas Berry)曾經說過這樣一句令人絕望的話:“曆史上最黑暗的時期,往往是最具創造性的時期,因為這是新思想、新藝術和新制度能夠在最基本的層面上形成的時期。”科學技術的發展讓我們看到了氣候變化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而我們實際上并不了解它,因為這一人類命運的危機還遠遠沒有成為我們文化的一部分,也許是因為這一問題過于宏大或政治化。這個壁壘正在慢慢消除,氣候科學家們所擔憂的問題,正在慢慢地滲透到一般的知識體系當中。藝術家們也已經集體聽取了這一召喚,他們用創意和責任感,把氣候變化這樣的人類問題,轉變為令人深思或感動的藝術作品,讓人們感受到了希望和動力。

 科學、自然和藝術之間的關系,在長期以來一直發生着細微的變化。自古代直到18世紀或19世紀,很多描繪甯靜自然的古典風景畫作品成為了大自然的縮影,“充滿了神性”,因而被認為是最美的,從約翰·康斯特布爾、阿瑟·杜蘭德到中國的水墨山水畫都是如此。人類與自然之間的和諧,很大程度上都是基于這樣一種假設:對神性的體現,即神靈主導着大自然和世間的一切。

 然而自18世紀起,數次工業革命讓文明的人類開始自信地以為:自己應當掌握地球的方向和命運。于是我們開始盲目地摧毀我們的生活、人口結構和生物物種體系,危害了基本的社會、生物和生态系統。現在的人類正在加速地球的第三次大滅絕,這幾乎讓人類的未來一片黯淡,因為地球環境變化的速度已經超越了生物适應性提高的速度。科學家們總是在向上修正數據——讓情況看起來更糟,以求得更多支持,或喚起人類的警醒。但作家查爾斯·埃森斯坦(Charles Esiensten)評價道:“已經太遲了,無論你認為情況是多麼糟糕,它實際上都會更糟糕。”在衆多開始關注氣候變化的文學家、藝術家中,埃森斯坦預見到了變革前夜的黑暗時刻。在地球重生之前,必須經曆一段痛苦和崩潰的時期,而藝術正是在這一黑暗時期中點燃我們内心火種的希望。

 ?相比較于埃利亞松或詹姆斯·特瑞爾這樣的當代藝術明星,實際上很早就有一些既從事科學研究工作,同時又進行藝術創作的人開始對氣候變化的全球性議題有所關注。美國攝影師詹姆斯·巴洛格(James Balog)正是這樣一位先驅藝術家。他所建立的公益機構“地球視覺研究所”(Earth Vision Institute)自2007年起就開始了一項名為“極地冰蓋調查”的長期攝影項目。項目在南極洲、格陵蘭島、冰島、阿拉斯加、奧地利以及落基山脈等地放置了27台攝影設備,以一小時為間隔記錄着冰川的變化。每年每台攝影機拍攝8000幅照片并實時在線發布。這些照片和一些延時視頻直觀地揭示了氣候變化是如何迅速地改變了冰川的地貌。年複一年記錄下的變化震撼了世人。2012年,巴洛格精選了其中的一些照片出版了畫冊,根據出版社的說法,“這些冰川的肖像,是冰的藝術和建築”。在這一畫冊中,我們清晰地看到冰川是如何在幾年裡逐漸融化,直到變成閃閃發光的冰塊兒,最終融入不斷上升的海洋。

 巴洛格對科學與美學的融合作出了突出的貢獻,因為這個項目讓枯燥的統計數字變成了令人震撼的影像,從而創造性地塑造了公衆的感知,這比單純的科學報告更能有效激發人們的行動力。

 獨立攝影師卡米勒·西曼(Camille Seaman)也在南北極地區拍攝了冰山的肖像,她希望用細膩、清晰、色彩豐富的圖像,來表達人類與自然的聯系,而不是與自然的分離。同樣,藝術家紮裡娅·福爾曼(Zaria Forman)在紀實攝影的基礎上,創造出超現實主義的圖景。令人驚歎的北極海景和冰山的迷人圖像,捕捉了海冰融化時的美麗與脆弱。這兩位女藝術家都是陪伴着科學考察隊旅行至極寒之地,以經典的視覺表達方式傳遞出氣候變化的現實。福爾曼更是将她的作品描述為一次“虔誠的冥想”——那是為了記住曾經的美麗。

 對于古代的思想家和藝術家來說,美是神學範疇中必不可少的概念,最早的藝術創作者——荷馬就曾經告訴我們,“美是神聖的”,宗教将自然的美麗視為造物主神聖創造力的證據。因此,創造力實際上成為連接科學與美之間的紐帶,比如美國俄亥俄大學的教授約翰·薩布拉(John Sabraw)就曾經和藝術家合作,從廢棄煤礦的污水中提取重金屬元素,并将其轉化為鮮豔和安全的顔料,再用這些顔料繪制了大批抒情的畫作。薩布拉的藝術實踐實際上體現了藝術的另一種社會責任——清潔和回收文化中的毒素。

 從字面定義上看,應對氣候變化的藝術之美,應該與真理(現實)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墨西哥裔美國油畫家愛爾莎·穆尼奧斯(Elsa Munoz)在她的個人網站上這樣寫道:“我深深地認識到美的重要性不僅僅是掩蓋醜陋的膏藥,而且是我們與周圍世界,以及那些邊界外的不确定性實現對話的前提。”穆尼奧斯的現實主義繪畫,體現出了宇宙的神秘感和詩意的複雜性。她的《可控之火》(Controlled Burns)表現了森林大火的主題,而《黑夜邊緣》(Nightshore)則把人工光源——也許是閃光燈,和黑暗中的海灘、海中泛起的波浪結合在一起,顯現出極不自然的對比。雖然畫面充滿了靜谧之美,但卻暗示出了人類對自然規律的無情踐踏。美是真理,真理之美推動我們追尋更深層次的意義,而人類之美往往是一種悲劇式的美麗,正如美國形而上學哲學家懷特海德所說,“宇宙的冒險始于一個夢想,并獲得悲劇性的美麗”。

 這種悲劇性的美麗集中體現在如今海平面不斷上漲的威尼斯城,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和同時舉辦的多個平行展中,都出現了暗示全球變暖的作品。這雖然不是威尼斯雙年展上首次出現類似主題的作品,但在聯合國公布“關于人類造成生物多樣性降低”報告後僅僅幾周即開幕的威尼斯雙年展上,全球氣候變暖所帶給觀衆的悲劇美學作品的集中爆發,仍然暗示出藝術家和策展人顯然認識到了自然環境持續遭到破壞及其對人類生活的威脅,将是困擾着人類未來發展的世界性難題。

 除了榮膺金獅獎的立陶宛國家館,綠園和軍械庫兩個主展場内,大批與海平面上升或溫室效應相關的作品,在悲劇美學之上,探讨了人類面臨氣候變化時的無奈,以及解決這些問題的暢想。阿根廷藝術家托馬斯·薩拉切諾(Tomas Saraceno)把碳排放過程變成了可視化的化學分子式,在他的《關于雲的消失》(On Disappearance of Clouds)中,懸浮在空中的一朵碳分子組成的雲,直擊了化石燃料的碳排放問題。為完善這件作品的表現力,薩拉切諾同時創作了一件視頻作品:利用威尼斯開發的警報系統,猜測這個警報在下一個100年中何時會響起。這樣一來,全球變暖的問題變得既可看又可聽。

 在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的主題展中,德國藝術家、導演希朵·史黛爾(Hito Steyerl)的影像裝置《這就是未來》(This is the Future)采用了當代藝術中最常見的表現手段——後互聯網時代的技術和美學觀點,把植物世界融入視頻影像之中。這件影像裝置創造性地模拟出了一個數字化的花園,并利用各種數字生成的聲音來标識花園中植物的屬性,比如制造氧氣的能力。這些屬性雖然是衆所周知的,但人類總是選擇性地将其遺忘。這件作品同時向我們呈現出一個樂觀的圖景:利用科技的力量,尤其是人工智能預測未來的能力,我們仍可能挽救處在危險邊緣的地球。

 我們生活的世界正面臨着巨大的挑戰,氣候劇烈變化成為我們時代最令人絕望的問題,幹旱、熱浪和海平面上升等極端事件的頻發,已經影響到了我們的日常生活。雖然我們很早就認識到了這一問題的嚴重性,但無論是飛速進步的科學技術,還是《京都協議書》或《哥本哈根協議》的簽訂,似乎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面對幾乎不可能逆轉的全球變暖,我們難道隻能屈服在大自然的強大力量面前?我們曾經用自己的想象力取得了改造自然的階段性勝利,那麼我們同樣可以用智慧來避免悲劇的發生。藝術的角色不僅僅是促進環保意識在大衆中的傳播,更該幫助我們了解所生活的世界。唯有從根本上改變人類看待科技發展和環境關系的舊有觀念,才能真正地讓可持續發展的口号不僅僅停留在紙面。也許目前藝術并不能改變這種觀念,但當拯救地球成為越來越多藝術展的主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氣候變化相關的藝術,一個以可持續發展為信念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也可能随之被建構出來。正如薩拉切諾所說,“藝術就是試圖重新考慮你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幫助我們重新建立看待地球和人類未來命運的新觀念,也許就是藝術拯救地球中最關鍵的一步,也是當代藝術家義不容辭的責任。

責任編輯:王星

[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圖片轉載自網絡,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所屬内容隻代表原作者個人的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和價值判斷,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檢索無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時聯系我們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處理。謝謝!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與本網聯系(聯系電話:15538520101),我們将在第一時間删除内容! 謝謝您的配合和給予我們的理解支持。
東嶺水彩藝術公園——我在這裡等你
58同城“破界•同行”主題展開幕,于平凡處遇見不平凡
“破界·同行”——58同城&芭莎藝術主題展
被扭曲的藝術價值認知:6億元1隻的兔子
大家的評論

暫無相關評論!

推薦視頻

Copyright © 2018 zhongte41251.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文化藝術網  版權所有

電子郵箱: orgcc#126.com(#換成@)  -  客服熱線:15538520101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豫)B2-20150025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豫網文【2017】10072-347 豫B2-20150025

登錄到會員

微信登錄

微博登錄

QQ登錄

找回密碼還沒注冊過會員帳号?立即注冊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登錄會員
返回其他方式登錄